加载中 ...
首页 > 财经 > 国内经济 > 正文

5月经济稳步恢复:服务业增长接近正常,消费增速偏低

2021-06-17 11:36:45 来源:本站整理

  就业,恢复,消费,经济,行业,数据,服务业,增速

  

  6月16日,国家统计局公布5月经济数据。

  前5个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两年平均增长7%、6.8%。从生产数据来看,我国经济运行基本达到疫情前水平,工业增速甚至明显超过前些年正常水平。

  不过,不同领域行业分化较明显。前5个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固定资产投资两年平均增长4.3%、4.2%,虽然在稳步恢复,但增速依然偏低。

  与经济稳步恢复相一致,就业形势继续好转。5月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连续三个月持续下降。但是,16-24岁人口调查失业率为13.8%,较4月份上升了0.2个百分点。

  消费数据为何弱于预期?

  5月消费数据为外界所关注,因为一向平稳的消费数据在4月出现明显波动。

  4月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两年平均增长4.3%,较3月回落2个百分点,这引发外界广泛讨论。要知道,3月社零增速升至6.3%——随着疫苗推广、就业形势好转,外界普遍预期消费理应明显跃升,直到4月消费数据疲弱登场。

  从5月数据来看,消费在稳步恢复,但恢复进程较慢。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35945亿元,两年平均增长4.5%,相较4月份回升0.2个百分点。1-5月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174319亿元,两年平均增速为4.3%,相较一季度回升0.1个百分点。4.3%的累计增速,明显低于前些年8%左右的增速。

  受疫情影响最大的餐饮行业,其收入状况在稳步回升。5月份,全国餐饮收入3816亿元,两年平均增长1.4%,较前面4个月有明显回升。

  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付凌晖在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五一”期间,国内旅游人数已经超过了疫情前的水平,旅游收入也达到了疫情前的七成以上。从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中可以看到,与长距离旅行相关的服务消费在稳步增长,跟居民消费相关的零售、餐饮、文体娱乐这些行业保持较高景气度,这些都说明消费稳步恢复的态势在持续。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5月社会零售数据不及预期,一方面受汽车销售数据的拖累,汽车“缺芯”对汽车销售、生产构成一定影响;另一方面在于疫情对内需带来的影响仍存在,尤其是服务行业。

  粤开证券研究院首席宏观分析师罗志恒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消费恢复不及市场预期,受多方面因素影响。当前大宗商品涨价,传导到家电、电脑等终端产品,部分居民购买力在下降,影响消费需求。一些居民没法敞开消费,仍然存在预防性的储蓄行为。居民收入状况没有实质性改善,加上部分城市房价上涨,对消费存在一定挤出作用。

  “当前服务业恢复状况接近正常水平,但结构上主要依靠金融、IT等行业支撑,餐饮、家政、旅游等行业恢复较慢,这些会影响中低收入群体收入,这些群体本身消费倾向较高。疫情对不同群体的不对称冲击,也使得当前消费恢复较慢”,罗志恒指出。

  1-5月份,服务业生产指数两年平均增长6.8%,已经接近前些年7%左右的增速。不过,确实存在行业分化,比如1-4月份,规模以上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科学研究和技术服务业营业收入两年平均分别增长17.4%、11.8%,增速居前。

  就业仍存结构性问题

  1-5月份,全国城镇新增就业574万人,完成全年目标的52.2%,超过时间序列。

  5月份全国城镇调查失业率为5.0%,连续三个月下降,2月份该项数据为5.5%。5.0%的失业率,已经是2019年的低位。周均就业时间也在改善,5月全国企业就业人员周平均工作时间为47.3小时,高于前4个月。

  不过,16-24岁人口的调查失业率为13.8%,依然处于较高的水平。国家统计局数据来看,1-2、3、4月份该数据分别为13.1%、13.6%、13.6%,5月数据小幅走高。

  付凌晖表示,就业的改善主要有几个方面原因,一是经济恢复,用工需求在增加。二是服务业加快恢复,服务业就业容量较大,有利于就业的增加。三是受益于就业优先政策,政府出台一系列援企稳岗的政策持续发力,特别是创业带动就业、支持灵活就业等这样一些政策,对稳定就业都发挥了重要作用。

  “但是也要看到,就业确实还有压力。今年城镇新增劳动力大概有1400多万,其中大学毕业生达到909万。在结构方面,大学生就业难和企业招工难是并存的。部分接触型的服务业恢复较慢,可能对就业也带来了一些不利的影响”,付凌晖指出。

  周茂华指出,当前依然存在结构性的问题。当前很多行业还处于恢复过程中,部分企业对招工态度比较审慎。另外,高校毕业生们对传统制造业参与度较低,也造成了当前结构性矛盾。随着疫情对经济影响逐步解除,随着微观主体活力的释放,就业形势有望继续改善。

  罗志恒表示,随着我国劳动力总量趋于下降,整体就业压力不大,但结构性问题比较突出。青年失业率问题,可能跟一些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吸纳就业能力下降有关。当前,财政资金应该加强稳岗补贴力度,还应该加强对青年群体的职业技能培训。中长期的教育体系改革也应该推进,让劳动力供应与需求更好地匹配。

  付凌晖表示,下一阶段,宏观政策要保持对经济恢复必要的支持,促进就业岗位的增加。要落实好就业优先政策,支持重点群体就业的扩大,推动就业形势总体稳定。

  (作者:周潇枭 编辑:林虹)

“16财经网”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188831223@qq.com,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