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个股 > 个股新闻 > 正文

又是印章,世龙实业内部斗成“一锅粥”

2021-05-31 10:59:21 来源:本站整理

世龙实业,内斗

  5月27日,世龙实业公告称,公司印章、证照资料已失控,且已对公司的正常运营造成严重影响,目前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印章、证照资料之争始于公司管理层内斗,在最近世龙实业董事会审议通过的议案中,同意聘任曾道龙为公司总经理,而就目前情况来看,前任总经理张海清并未有移交印章等资料的打算。

  张海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没有移交是因为新任总经理不符合任职资格。雷达财经据此致电世龙实业董秘办公室,对方则称资质问题应由专门的人员来核定,自己不清楚。

  公开资料显示,世龙实业是以生产精细化工产品为主的综合性化工企业,是国内AC发泡剂和氯化亚砜的主要生产商之一。

  值得一提的是,公司2020年计提减值准备的应收账款涉及如东泰邦化工有限公司(下称“如东泰邦”),而如东泰邦在广州浪奇的存货离奇失踪事件中亦扮演着重要角色。

  在世龙实业之前,已经有当当、比特大陆等知名企业发生内斗时争夺印章、营业执照等。

董事会表决和监事会表决“打架”

  世龙实业高管们的内斗公开化,要追溯至2020年。

  2020年5月,世龙实业第四届董事会、监事会任期届满,但因第五届董事会、监事会的提名工作尚未完成,公司方面决定董事会、监事会延期换届。

  据世龙实业董秘章慧琳透露,换届工作延期主要受疫情影响。

  11月,时任公司董事长的刘宜云提议召开2020年第一次股东临时大会,进行董事会、监事会的选举,并提交了相关议案,不过这份议案却在后来的董事会上被否决了。

  共有9名董事参加此次会议,而议案的最终表决结果为3票同意,5票反对,1票弃权。具体而言,刘宜云、董事王世团和独董蔡启孝投了赞成,独董汪利民弃权,独董陆豫、董事唐文勇、刘林生、汪国清、曾道龙投了反对。

  以陆豫为首的反对者认为,议案不符合《公司章程》、《董事会议事规则》等程序性规定,主要体现在会议中应准备好的相关材料,如被提名的董事、监事候选人名单、证明候选人任职资格、背景的材料等均未提供,无法充分了解选举情况。

  然而,董事会没通过的议案,却在两天后召开的监事会上通过了。

  公告显示,共有3名监事参加会议,监事会主席冯汉华、监事罗锦灿赞成,潘英曙反对。

  “闹剧”时隔一周后,有记者在世龙实业的办公大楼内见到了总经理张海清。后者表示,由于公司目前没有实控人,也没有哪个股东“一股独大”,因此不同股东推荐的董事各自有不同的理念也是完全有可能的。

  据世龙实业2020年三季报,公司第一大股东为江西大龙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大龙实业”),持股比例37.55%;新世界精细化工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新世界化工”)、江西电化高科有限责任公司(下称“电化高科”)、乐平市龙强投资中心分列二、三、四大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1.14%、7.67%、6.37%。

  天眼查显示,大龙实业的大股东是电化高科,持股比例97.91%,据此计算,电化高科累计在世龙实业的持股比例超44%,为其控股股东。但电化高科背后股权分散,其大股东江西乐安江化工有限公司占股24.39%,背后共有48个个人股东,因此综合下来,世龙实业确无实控人。

  彼时,还有不愿具名的世龙实业前高管猜测,投反对票的几名董事之所以与刘宜云站在对立面,可能是利益分配不均所导致。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董事汪国清曾于2019年6月因劳动争议起诉过世龙实业,起诉请求判世龙实业支付其2016年担任公司总经理时的奖金122万元、24个月经济补偿33.65万元以及2016年12月至2018年12月份工资52.2万元。

  而天眼查则显示,2020年11月24日时,一起“返还原物纠纷”案在乐平市人民法院开庭,原告为大龙实业,被告为刘宜云、张海清。

  2020年余下的时间内,董事王世团、唐文勇、监事罗锦灿陆续辞职。

内斗升级,印章失控

  进入2021年后,公司内斗进一步升级。

  3月8日,世龙实业突发公告称,2020年11月24日时,独董陆豫、董事刘林生、曾道龙曾向刘宜云提交了要求召开临时董事会来改选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的议案,但公司方面未能通过。于是2021年2月28日,公司半数以上的董事推举陆豫为会议召集人,在3月7日组织召开了董事会第二十五次会议。

  7名董事中,刘宜云、汪国清、蔡启孝未予参加,但参会的四名董事均同意改选曾道龙为第四届董事会董事长,任期至换届结束,而原董事长刘宜云则降为董事。

  5月21日,依然是上述7名董事,依然是4票赞成、3票反对,这次变更的则是总经理职位。尽管刘宜云、汪国清、蔡启孝极力反对,但由于人数占劣势,由曾道龙兼任总经理至换届完成的提议还是得到了通过。同时,公司法定代表人亦由张海清变为曾道龙。

  按照相关规定,张海清应将公司印章、证照资料清点并移交至曾道龙手中,由后者按照公司的规定重新确定印章、证照资料的保管部门和人员。

  但张海清对此表示了拒绝。多次联系未果后,世龙实业公告称,印章、证照资料已处于失控状态。公司已向公安机关报案,并向当地政府、证券监督管理部门、工商管理行政机关等寻求帮助和支持。

  与此同时,世龙实业还表示,公司印章、证照资料失控期间,任何人使用印章、证照资料签订的任何合同、协议以及具有合同性质的文件或其他书面文件,公司均不予承认。

  值得一提的是,张海清认为,自己没有移交是因为新任总经理不符合任职资格。其表示,新上任的危险化学品企业主要负责人,必须具有化工类专业的大专以上学历,以及化工类方面的中级以上职称,而曾道龙两个都没有。

  “我们公告上已经附上了曾总的简历,是否符合资质就由专门的人员来核定,这个我不清楚。”世龙实业证券部人员在回答雷达财经提问时称。

业绩萎靡,股东出逃

  雷达财经注意到,此次陷入内斗风波的世龙实业,近年来业绩难言乐观。

  财报显示,世龙实业已连亏两年。其中,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18.50亿元,归母净亏损1824.04万元;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15.72亿元,同比下降15.03%,归母净亏损扩大至1.42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毛利率下降严重,2015年上市时尚为14.88%,至2017年提升至26.54%,此后便一路下滑,至2019年已跌至8.57%,2020年稍有回升,为11.00%。公司资产负债率不断走高,已从2015年的11.06%升至2020年的46.39%。

  年报显示,2020年世龙实业利润巨亏的一个重要原因系公司在销售与收款业务部分环节的内部控制存在缺陷。

  2020年,由于世龙实业在客户信用调查,世龙供应链业务风险评估、客户信用持续跟踪及款项催收等环节的管理制度执行不严,导致公司水合肼产品包销业务及世龙供应链业务形成应收账款2.14亿元,存在较高的回收风险。公司管理层对其进行了单独的信用风险评估,计提减值损失2.02亿元。

  计提减值准备的应收账款涉及两家单位,分别为上海涌垦化工有限公司和如东泰邦,账款性质均为销货往来款。

  雷达财经梳理发现,世龙实业曾在2018年设立子公司世龙供应链,开展公司产业链上下游商品贸易业务。而作为世龙供应链2020年的销售对象,如东泰邦在广州浪奇的存货离奇失踪事件中亦扮演着重要角色。

  2020年9月,广州浪奇曾发布公告称,公司存储在瑞丽仓和辉丰仓的合计价值5.72亿元的货物不翼而飞,而后又表示有问题的仓库不止瑞丽和辉丰,累计存货损失达8.98亿元。

  2020年11月,广州浪奇在公告中提及,如东泰邦作为公司的销售对象之一,未按照合同约定支付货款,公司已向法院提交起诉书,要求其支付货款本金及违约金等。

  另据界面新闻,世龙供应链曾签署的多份“产品购销合同”显示,中冶化工、南通鑫乾、南通福泽等公司也曾与其有过贸易往来,而这些公司同样与广州浪奇关系密切。据天眼查,中冶化工、南通鑫乾、南通福泽、如东泰邦都曾使用过一个电话号码。

  除上述内容外,世龙实业的内控缺陷还体现在,世龙供应链的某供应商未能在收到预付款后按约供货,导致公司2020年12月31日形成应收供应商往来款1071.6万元;2020年上半年,世龙实业财务人员遭遇电信诈骗,在未经审批的情况下直接将298万元汇到了骗子的个人账户中。

  多重因素叠加下,世龙实业的股东已开始“用脚投票”。2019年7月至今,公司二股东新世界化工持股比例已从13.12%下降至9.14%。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新世界化工自2019年7月至2020年末累计套现超5450万元。

  根据公告,新世界化工在未来还将继续减持不超过公司总股本2%的股份,原因系投资计划需要。一旦上述最新减持计划顶格达成,新世界的持股比例将进一步下降为7.14%。

多起知名企业内斗事件中,印章成主角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维维认为,在争夺企业控制权的民事纠纷中,抢夺公章的行为并不罕见,尤其是新旧管理层在进行交接时更常见。如果旧管理层不愿意配合进行公司证照的交接,新管理层在开展工作时遭遇困难,常常会选择强行夺取公章、证照等,以实现对公司的实际控制。

  如当当网李国庆、俞渝夫妇,二人一度被外界视为"创业模范夫妻",但2019年,两人却将脸面彻底撕破。2020年4月,李国庆带着秘书和四位保镖进入公司,将公司几十枚公章、财务章"抢走",上演了"抢公章"事件。

  “保险圈”和“币圈”也不例外。

  2020年5月14日凌晨,小雨伞保险公司董事长徐瀚突然在社交媒体上发文,矛头直指其合作了5年的创业拍档——小雨伞保险CEO光耀。在文章中,徐瀚控诉光耀趁其滞留香港之际,移除了自己在公司内部的相关权限,并派人以胁迫威逼的方式,控制了小雨伞保险的财务负责人,占据公司财务章和营业执照。

  仅仅过了两周,比特大陆也上演了类似戏码。以2017年收入计,“比特大陆”是全球最大的基于ASIC的加密货币矿机公司,占全球74.5%的市场份额。但自2019年10月以来,比特大陆两大股东吴忌寒和詹克团数次通过各种渠道发布公告,就公司法人、公章、公众号归属等问题争执不下。最终2020年5月28日在海淀区政务服务中心,詹克团手中的营业执照被一群不明身份的大汉抢走。

  一个月后,嘉楠科技运营主体杭州嘉楠耘智信息科技有限公司的公章与营业执照被张楠赓与北京嘉楠高管取走,随后杭州嘉楠的多名管理人员被罢免,杭州嘉楠公司员工报警……

  “抢章”闹剧一再上演,如何规避此类风险?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闫创表示,第一应避免公司出现股权均等化,第二公司的股东会、董事会、管理层最好要分开,形成三位一体的治理结构。

“16财经网”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188831223@qq.com,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