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首页 > 股票 > 新股 > 正文

泓博医药IPO前分红5762万却无钱还债 前五大客户频繁变动业绩真实性存疑

2021-08-30 15:16:06 来源:本站整理

  市场

  

  从新三板市场转战A股市场,大规模调整财务数据的上海泓博智源医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泓博医药)备受质疑。

  今年3月,泓博医药在深交所官网进行了预披露,立即受到广泛质疑。根据最新版招股书,泓博医药对此前披露的数据进行了大规模调整,涉及资产、营业收入等诸多指标。如此大规模调整,其数据的真实性让人起疑。

  泓博医药主要从事包括药物发现、工艺研究与开发以及商业化生产,产品品种较少。其前五大客户变动十分频繁,且关联方跻身第二大客户。而公司多年的第一大客户,无论是向其销售金额还是占比,均连年下降。

  让人不解的还有,为了融资,泓博医药抵押了部分设备及房产,债权为2000万元。而在IPO之前,公司突击向股东分红5762万元。

  关联方跻身第二大客户

  客户群体稳定与否,是一家公司盈利能力能否持续的重要标志。泓博医药的客户就极不稳定。

  泓博医药的业务分为两个板块,除了对外提供研发技术服务外,还涉及商业化生产。公司采取以直销为主的销售模式,辅之以贸易模式,直销模式占比超过90%。

  近几年,泓博医药的客户集中度较高,但变动也十分频繁。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向前五大客户销售的收入分别为6994.11万元、12560.05万元、11579.23万元,占比分别为55.59%、51.22%、40.92%,2020年有较为明显下降。

  2018年,泓博医药的前五大客户分别为Agios Pharmaceuticals,Inc。、KSQ Therapeutics, Inc。、Zafgen, Inc。、Dr.Reddys Laboratories Limited、Divis Laboratories Limited。与2017年相比,第二、四、五大客户是全部是新增的。

  一年之间,五大客户三个退出,变动幅度之大可见一斑。

  要命的是,这样的变动在持续。2019年,泓博医药新增户石药集团中诚医药、MSN Organics Pvt Ltd。、Sun Pharmaceutical Industries Ltd。三大客户。与此同时,又有三大客户退出。

  2020年,2019年的第二大客户石药集团中诚医药退出,新增Viva Star Biosciences Limited为第二大客户,同时,新增Nuvalent Inc。、Dr.Reddys Laboratories Limited两大客户,MSN Organics Pvt 、KSQ Therapeutics Inc。均退出。其中,KSQ Therapeutics Inc。曾在2018年、2019年为泓博医药的第二、四大客户。

  从近三年的前五大客户看,每年都有三大客户退出。

  对于前五大客户频繁变动现象,泓博医药称,主要是客户采购量减少、客户项目计划改变、市场需求下降等,只是,泓博医药的客户需求如此多变实在让人意外,难道其客户的经营计划也多变吗?

  Agios Pharmaceuticals,Inc。似乎是唯一不变的第一大客户,2018年至2020年一直稳居泓博医药第一大客户之位。不过,其在悄然之间有小变化。2018年,泓博医药向其销售的金额为3918.95万元,占公司销售收入的比重为31.15%。2019年,向其销售的金额为3811.03万元,占比为15.54%。到了2020年,销售金额进一步减少至3590.61万元,占比继续下降至12.69%。

  2020年的第二大客户中,顶替石药集团中诚医药的是 Viva Star Biosciences Limited,公司向其销售金额为2263.89万元,占比为8%。而这家客户是公司的关联方,该客户的董事邓朗星同时为公司股东WEALTHVALUE的董事。且客户的重要控制人陈谭庆芬系公司股东WEALTHVALUE的实际控制人CHAN Adriel Wenbwo的祖母,两人存在近亲属关系。

  客户多变、关联方成为第二大客户,泓博医药经营业绩的稳定性、真实性存疑。

  净利润大起大落

  事实也是如此,泓博医药的经营业绩已经出现了大起大落现象。

  2013年,泓博医药实现营业收入0.33亿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0.02亿元。2014年至2017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0.78亿元、0.76亿元、1.07亿元、1.31亿元,同比变动136.50%、-2.51%、41.16%、22.49%。对应的净利润分别为0.14亿元、0.06亿元、0.14亿元、0.12亿元,同比变动464.87%、-55.57%、118.24%、-9.87%。

  2018年至2020年,本次IPO期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26亿元、2.45亿元、2.83亿元,同比变动-6.60%、94.89%、15.41%。对应的净利润为0.09亿元、0.47亿元、0.49亿元,同比变动-53.91%、414.68%、3.04%。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分别为0.06亿元、0.43亿元、0.45亿元,同比变动-49.11%、637.70%、3.86%。

  近三年,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净利润、扣非净利润均实现了暴增暴降的现象,这说明公司盈利能力极不稳定。这一趋势,是否会延续,同样具有不确定性。

  上述数据显示,2014年以来,泓博医药的经营业绩波动频繁。在招股书中,公司对2020年的业绩情况进行了解释。公司称,其商业化生产业务海外客户主要处于印度和欧洲地区。自2020年第三季度以来,上述地区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使得公司部分客户订单数量不及预期。

  按照泓博医药的说法,2020年上半年,海外业务并未受到多大影响。

  泓博医药的收入主要来自海外。去年下半年以来,海外疫情持续,这是否意味着今年上半年,泓博医药的经营业绩较为糟糕?目前,尚未见公司对此进行披露。

  泓博医药曾在新三板挂牌,2020年12月15日摘牌,三个月后就向深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并进行预披露。由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与在新三板挂牌时年报披露的数据打架,市场反响强烈,于是,公司对相关数据进行了调整。

  在8月20日更新的招股书中,泓博医药称,2017年、2018年因会计差错更正,公司对财务报表部分科目进行了调整。公司发现上述信息披露差异时已在股转系统终止挂牌,故未在股转系统进行更正披露。本次调整能够更加准确的反映公司实际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泓博医药对资产、负债、所有者权益、营业收入、净利润等均进行了调整。其中,2017年调减净利润-774.97万元,2018年调增净利润138.18万元。

  2018年,泓博医药进入IPO关键期。

  为何会连续两年出现会计差错更正?究竟是真的差错需要更正,还是为了IPO而进行利润调节?

  研发费率连续两年下降

  作为一家提供研发技术服务为主业的企业,泓博医药的研发投入并不突出。

  根据招股书,泓博医药是一家新药研发以及商业化生产一站式综合服务商,致力于药物发现、制药工艺的研究开发以及原料药中间体的商业化生产。公司立足新药物研发产业链中的关键环节,构建涵盖药物发现、工艺研究与开发的综合性技术服务平台以及新药关键中间体和自主产品生产的商业化生产平台。

  在研发投入方面,泓博医药表现不佳。2018年至2020年,泓博医药的研发费用分别为656.61万元、1055.20万元、1183.00万元,占当期营业收入的比重为5.22%、4.30%、4.18%。

  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相比,除了研发费用率较高的皓元医药和较低的康龙化成外,近三年,凯莱英药石科技美迪西的年度研发费率在7%左右。实际上,近三年,行业研发费率的平均值分别为7.14%、7.84%、7.28%。

  对比发现,泓博医药的研发费率远低于行业平均水平。

  泓博医药称,2018年,公司研发费用率与可比公司平均水平接近。2019年及2020 年,公司研发投入金额持续加大,但收入规模增长更快,因此研发费用率有所下降。

  实际上,泓博医药所称的2018年研发费率接近行业平均水平,实际上还差近2个百分点。

  除了研发,在经营过程中,泓博医药还有“黑历史”。其重要子公司开原泓博主营业务为原料药中间体的研发、生产与销售,曾发生过2起非重大环保处罚以及1起一般安全生产事故,合计处罚金额为51.20万元。此外,公司实际控制人之一的安荣昌还曾卷入环保官员贪污受贿案,涉案金额2015万元。

  针对实际控制人涉及官员贪腐,泓博医药称,是涉案官员索贿,并非实际控制人行贿,目前,实际控制人安荣昌及公司均未被司法机关就此事进行调查。

  本次IPO,泓博医药拟募资4.77亿元,其中0.9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

  值得一提的是,泓博医药曾为向银行融资将研发设备、房产抵押给银行,涉及的金额为2000万元。而近一年内,公司通过增资引进了外部股东。照此,公司应该有偿债能力。

  奇怪的是,赶在去年最后一天,公司没有去还债,而是大举派发红利,一次性派发红利5762.33万元。而在当年,公司净利润为4869.14万元,一年的净利润还不够本次分红。

文章来源:长江商报

“16财经网”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188831223@qq.com,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